700吨毒奶粉生出“结石娃娃”:重创中国妈妈(组图)

19
05月

中国卫生部9月11日晚发布了“结石婴儿事件”最新调查进展,高度怀疑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三鹿集团发布产品召回声明,称经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市场上大约有700吨。为对消费者负责,决定立即对2008年8月6日以前生产的三鹿婴幼儿奶粉全部召回。

南方都市报报导,卫生部通报称,调查发现患儿多有食用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历史,经调查,高度怀疑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甘肃省卫生厅昨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目前全省已上报病例59人,死亡1例。到发稿为止,全国已发现的数十名患儿涉及湖北、湖南、山东、安徽、江西、江苏、陕西、甘肃、宁夏、河南等十个省份。事态或超2004年阜阳“大头婴事件”。

国家质检总局已经派出调查组,工商总局加强了对市场上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监督检查。卫生部已组织联合调查组开展该事件的调查处理,会同当地政府查明原因,查清责任,并将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卫生部提醒,立即停止使用该品种奶粉,已食用该奶粉的婴幼儿如出现小便困难等异常症状,要及时就诊。同时,卫生部要求各医疗机构及时报告类似病例。卫生部已将事件有关情况向世界卫生组织及有关国家通报。


插着导尿管的峰峰何海宁/摄

三鹿集团昨日曾公布声明称,“目前尚无证据显示这些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问题,相信质检部门会查个水落石出……当然,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没有问题的。作为具有60多年历史的国家知名企业,三鹿几乎成了我国奶粉的代名词,因此我们具有极高的社会责任感。”

关于奶粉为何会出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不少网友猜测纷纷。昨日,一名不愿具名的化工专家介绍,三聚氰胺其分子中含有大量氮元素。用普通的全氮测定法测饲料和食品中的蛋白质数值时,根本不会区分这种伪蛋白氮。添加在食品中,可以提高检测时食品中蛋白质检测数值。据了解,湖北、湖南多位患儿家长曾将三鹿奶粉送检,结果都是合格。为何会这样?有营养学专家认为:“比如钙有没有超过很高,我怕的是符合标准,但不知道是高多少,如果是高到1000,那也是符合标准。它需要更详细的数据。”

中新社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上半年,全国至少有8个地方的医院分别收治了少则3名多则20例的结石婴儿,病情基本相同,均只能靠导入输尿管来维持排泄功能。武汉市儿童医院医生周辉霞在接触到第二个病例时,就开始怀疑是否与补钙有关系,在得知大部分患儿都吃三鹿奶粉之后,她劝家属“换个牌子”。

早在7月份,在长沙医治的患儿家属就有多人获得了三鹿奶粉的检测报告,株洲的瞿先生在向国家质检总局投诉后,也得到了报告。检测结果都合格。  9月1日,记者在武汉同济医院见到峰峰时,他的生命跟3条导尿管联系在一起。纤细的管子从尿道口穿出来,连接着3个尿袋。他才7个月大,父母不得不把他双腿绑在病床上,以免他翻身挤压到导尿管。

刚动完手术时,他靠5条导尿管维持生命。实际上,就在9月9日,新华网转载兰州媒体报道,在兰州有14名婴儿被怀疑因吃同一品牌奶粉而得到肾结石。而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上半年,全国至少有8个地方的医院分别收治了3-20例的结石婴儿,病情基本相同:双肾结石并积水、双输尿管结石,有的已肾功能衰竭。他们与峰峰一样,只能靠导入输尿管来维持排泄功能。

许多久经临床的泌尿外科医生很困惑。“结石在婴儿阶段是非常罕见的,几年都不见一例。而且,这些婴儿来时都很凶险,基本上都下了病危通知。”上海新华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徐卯升说。更令医生奇怪的是,大部分婴儿喝的是同一种奶粉。这些婴儿的发病状况与峰峰相似,峰峰是江西省星子县人。在7月23日的前一天,他还活蹦乱跳。但只隔一夜,他开始不排尿,高烧39度,又哭又闹,母亲汪美玲喂他奶粉,他喝完就吐。


一名回家的患儿在家的水井边何海宁/图

父母感到莫明其妙,他们在县人民医院做了B超,40多岁的医生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结石的,你们最好赶快转院。”他们在江西省儿童医院挂了急诊。一名女医生接诊,她的问话让汪美玲第一次把儿子的病和奶粉联系起来。“医生说,你们可以住进来,我们这里也有好多双肾结石的。她问,你孩子是吃母乳还是奶粉?我说是吃三鹿奶粉。医生摇头,说怎么又是这个奶粉?我问是不是这个奶粉有问题,医生说他们也不能乱说。”

峰峰一出生就喝奶粉。他们在镇上一个奶粉专卖店买奶粉,一直是三鹿婴幼儿奶粉的“U+配方”系列。一听奶粉900克,85元,有时候他们一买就是一箱。发病前,峰峰一个月要喝6听,半岁后开始加入米粉。峰峰的父亲郭建星认为他们买的都是真品,不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奶粉桶上都有防伪标签,店主还会在上面签名。”

峰峰住院时,类似病情的婴儿已陆续康复出院。9月3日,该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勇告诉记者,医院医治了七八例,目前还有一例在院。“这些婴儿大部分是吃三鹿奶粉的,也有混着吃的。我们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两者的关系,只能尽力去治病。”7月24日,已经尿闭两天的峰峰紧急动手术。现在,他的右肾位置留下了约5厘米长的伤疤。然而,过了约一个星期后,峰峰又不排尿了,持续高烧不退。

峰峰再次转院。8月6日晚9点多,他们租车赶到武汉同济医院。这里的医生问了同样的奶粉问题,并建议他们“换一种奶粉试试”。几天后,郭建星见到了从河南驻马店、湖北麻城等地赶来的小病人。峰峰又动了一次手术,他的下腹横向切了一道约10厘米的刀口。当记者看到他时,他的小腹被一块很大的纱布覆盖着。

一次偶然的机会,武汉同济医院的病例见报了。不久,与郭建星同个病房的病人父亲马雄伟接到了北京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的儿子正在北京儿童医院就诊。虽然湖北媒体用“同一种奶粉”代替了三鹿奶粉,但他马上意识到是同种病情。在电话里,他向马雄伟询问了治疗效果。9月2日,记者找到李先生时,他已携子回到家乡。他告诉记者,在北京儿童医院、同仁堂医院有六七个类似病人,最小的4个月,最大的才11个月。来自山西、河北等地。他的儿子目前已排尿正常,但肾里还有一块结石。他担心的是后遗症:“这对小男孩将来的生育影响太大了,你不要公布我的资料,我不想老家的人知道。”

在此之前,长沙、南京等地已经有了类似报道。9月8日,记者在湖南省儿童医院找到3例患儿,他们都插着导尿管,分别来自湖南和江西。其中最大的一例已有1岁6个月。这名患儿的父亲崔先生称,孩子喝的是三鹿婴幼儿奶粉的另一个系列:金装贝贝。5个月大后,开始添加三鹿牌米粉。在数个月前,这家医院已收治了不少患儿。据病人家属口耳相传,至少十多例。这可能也是全国唯一“把事情闹大”的地方,不少家属集体投诉,要求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鹿公司)给个说法。

三鹿公司是中国食品工业百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连续6年入选中国企业500强。该公司的官方网站称,三鹿奶粉产销量连续15年实现全国第一,酸牛奶进入全国第二名,液体奶进入全国前三名。2007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超百亿元。

6月份,南京市媒体也曾报道,南京市儿童医院在两个月内收治了15名患儿,其中三分之二是1岁以下。媒体报道没有涉及患儿的喂养史,但有专家提醒:这些与摄入钙量过多有一定关系,适龄孩子最好还是母乳喂养。江苏另一个地方的医院医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泌尿外科20多年来几乎没有类似患儿,最近两个多月居然遇到了20例。他询问了南京、西安、合肥、北京、西宁、长沙的同行,发现那里也出现了同样患儿。

“这有流行病学中爆发的特点了。”他说。目前,上海新华医院还有一例患儿。徐卯升医生告诉记者,该院患儿主要来自苏北、安徽等贫穷地区。“他们大部分吃的是三鹿奶粉,但是我们不能说三鹿奶粉有什么问题。我们也碰到过吃澳优的,就是进口最好的那种,只有一例;还有一例吃母乳。”“以前这些病人都是散发的,很少。近一两年有增多的趋势,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说。

9月8日,兰州媒体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自6月28日以来收治了14名患儿,特点相同:来自甘肃农村,均不满周岁,长期食用某品牌奶粉。该院泌尿科住院总医师李文辉道出各地许多医生的感慨:在短时间内有如此多婴儿患病,实属罕见。

肾结石常见于成年人,这批患儿的结石特点出于医生们的意料。它遍布肾和输尿管,有医生觉得像泥沙一样;也有医生认为像絮状物,一捏就碎,他试图从尿液中沉淀出结石样本,却已完全溶解在尿液里。“结石最多见的是尿路畸形、排尿异常。现在碰到的都是没有尿路畸形的,原因很怪的。”徐卯升说。

与其他医生一样,武汉市儿童医院泌尿外科周辉霞医生也是慢慢摸索出治疗办法。“以前我们碰到的小孩都是十多岁,一开始是用打针、扩大输尿管的办法,如果不行就通过开刀解决。这些办法对目前的婴儿效果不明显,因为泥沙状结石比较多,在输尿管已经形成了梗阻。”后来她从成人泌尿外科借鉴过来办法,用导入输尿管的方式进行疏通、冲洗,如同冲刷泥沙一样。“发现效果还不错,后来这些小孩都这样处理了。”


另一名患儿何海宁/图


换了新包装的三鹿奶粉何海宁/图

据了解,目前大部分医院都采用这种办法治疗,患儿也能在短时间内出院。但是否完全康复还不得而知,医院要求患儿在三四个月后复诊。在治疗之余,医生都对病因很困惑,但目前只是统计学意义上的人数累计,尚无任何科学证据,他们在公开场合均选择了缄默。“我们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关注。但作为医生,我们不能随便跟记者说。其实我们都做了很多工作,但我们不能跟媒体说,不然好像针对谁,这样做很草率。”一名医生说。

不过,许多医生无一例外建议患儿更换饮食结构。周辉霞在接触到第二个病例时,她开始怀疑是否与补钙有关系。她留心了患儿的喂养史,在得知大部分患儿都吃三鹿奶粉之后,她跟家属说:“现在有很多病人都是喝这个奶粉,你换个牌子喝吧。”江苏一名医生曾被三鹿公司的当地经销商“打招呼”,称不要再跟家属提及三鹿奶粉了。他回答说:“我必须说。我不会向病人说就是某种原因,可是我会提醒病人避免一切可能原因。”

许多医生私地下都探讨过病因,并开始积极寻找对策。武汉一位医生将结石送检,试图查询患儿结石是否属于有定论的类型,结果不是。他咨询了在美国、德国的专家,希望能获得国外的信息帮助,不过反馈的信息是,国外也无这种病例。一名营养学专家提醒他,“是不是要对奶粉做一些比较细致的检测,不光是按照国家标准,还有毒理等方面的。”

据一些医生介绍,同属泌尿外科国内翘楚的北京儿童医院、上海新华医院目前已准备对此类患儿进行相关课题研究。后者的医生耿红全并不直言是否有成立课题,他说:“这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重视,但就目前情况来看,说跟奶粉有关系是很牵强的,也可能是错误的。”9月7日,记者得知马雄伟已获得了湖北省质监局的检测报告,结果是各项指标符合国家标准。他是向家乡的工商局投诉,由后者在他购买奶粉的超市抽检了两段样本进行检测。他不服,称等孩子出院后,准备去找国家质监总局。

有营养学专家认为:“比如钙有没有超过很高,我怕的是符合标准,但不知道是高多少,如果是高到1000,那也是符合标准。它需要更详细的数据。”早在7月份,在长沙医治的患儿家属就有多人获得了检测报告,株洲的瞿先生在向国家质检总局投诉后,也得到了报告。结果都是合格。家在衡阳的李孝祥手里有两份检测报告,除了自己,还有他同乡的一份。在住院期间,他向三鹿总公司投诉,总公司先派人到他的购买点查清了属于该公司产品,湖南地区的负责人告诉他,如果认为奶粉有问题,可以送检。

他专程回镇里购买了一听奶粉,在记者、两名三鹿公司员工的陪同下,送到了湖南省工商局。不久,他就得到了长沙市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测中心的报告。李孝祥还是不服气,但湖南地区的负责人告诉他,投诉�D�D送检�D�D合格,事情就是这样了。他的同乡刘清翠更加不服气:“我们村里一样大的小孩有5个,就我家孩子吃三鹿奶粉,结果就出事了,这不奇怪吗!”

据悉,三鹿公司对此事也很重视。湖南经销商登记了在湖南省儿童医院住院的患儿,但没有其他表示。巧合的是,目前三鹿奶粉正在更换新包装。结石婴儿峰峰家原来购买奶粉的专卖店里,三鹿奶粉已经全部更新;,该店老板称,连六七月份新近的奶粉都全部更换。而湖南地方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三鹿公司与国外一家企业合作,统一更换包装。

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1日晚发布产品召回声明称,经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市场上大约有700吨。三鹿集团公司决定立即全部召回2008年8月6日以前生产的三鹿婴幼儿奶粉。

三聚氰胺,又称蜜胺,主要用来制作三聚氰胺树脂,可用于装饰板的制作,用于氨基塑料、粘合剂、涂料、币纸增强剂、纺织助剂等。目前,三聚氰胺被认为毒性轻微,长期摄入会造成生殖、泌尿系统的损害,膀胱、肾部结石,并可进一步诱发膀胱癌。2007年3月,美国发生多起猫、狗宠物中毒死亡事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调查认为,宠物食品中含有的三聚氰胺是导致猫、狗中毒死亡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