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围城预案谋“限” 污染源不能总是“雾里看花”

19
05月

  近日我国多地遭遇雾霾天气,十面“霾”伏再次引发公众担忧。记者采访中发现,面对以PM2.5为主的空气污染严峻形势,相关职能部门却对污染的重点、源头等情况,还“缺乏科学的定论”;而各地最近相继制定的以“限”字当头的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可行与否、雾霾发生时能解决多大问题,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雾霾袭城治理污染“压力很大”

  在成都市君平街一栋楼顶部,有间貌似板房的小屋,屋顶上竖着个半米来高、胳膊粗细的柱状探头。这就是“国家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网成都市第1号站”,它隔2秒钟就把周围大气污染物浓度存储一次。这是成都监测空气质量的44个自动监测子站中的一个。环境监测工作人员刘强说:“这个监测站按照空气质量新评价标准,对PM2.5、氮氧化合物、一氧化碳等6项污染指标实时监测。如果哪天空气质量不好,儿童、老年人和心脏病、肺病患者就可以尽量避免户外运动,一般人群也应减少户外活动或戴口罩。”

  今年1至9月的空气质量指数,成都市污染天数达到166天,比例竟超过了60%。其中,重度污染达36天,严重污染达12天。从今年污染的情况来看,以PM2.5作为主要污染物的天数占了70%,剩下的天数当中,大概有30多天是臭氧超标。

  实际上,如此严峻的空气污染状况非“一日之寒”,成都市人大常委会财经委主任委员高现力说:“成都在全国省会城市的环境空气质量排名持续下降,已从2010年的16名降至去年的28名。”

  成都市环保局局长陈琳说,治理雾霾“压力很大”,成都地处四川盆地中心,主要是静风或者静小风,年均风速每秒不到1.1米;年降雨量达到1000毫米,但是分布极端不均匀,6到9月降雨占70%,其他月份降雨较少,这些地理、气候因素都不利于污染物扩散。

  大气污染源尚缺乏“科学定论”

  “我想问问环保局,准确的大气污染源到底搞清楚没有?”成都市人大代表付天力说。

  陈琳介绍,影响空气质量的因素,简单来说就是“三燃”(燃煤、燃油、燃烧)和一尾气、一扬尘。其中,工业企业的排放量最大,因为根据成都市的产业结构,热电、钢铁、建材等产业耗能都是以煤为主。

  第二个主要方面则是机动车尾气。成都市交管局数据显示,目前,当地机动车保有量为340万辆,仅次于北京,并且保持“激增”态势,今年前10个月机动车增加了35万辆,机动车尾气已是大气污染最主要的来源之一。扬尘则是污染空气的第三个大方面。

  “但是由于整个大气污染有区域性、复合性、输入性等特质,污染物来源其实很复杂,环保部门在科研、检测能力方面也不足。”陈琳坦言,“真正的空气质量指数中的每一个指标里,这些成因占多大比重?源头在哪里?实事求是地讲,还没有一个客观的、科学的定论。”

  对此,成都市副市长刘守成也表示,在大气污染的成分、成因的分析研究上,尚缺乏手段和机制。

  “空气质量改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当前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仍较高,加之受到盆地气候的影响,当持续出现不利于大气污染物扩散的气象条件时,则可能发生不同程度的空气污染。”成都市环保局副局长孙勤怀说。

  拨雾见日不能光靠“一限了之”

  最近,东北、华北等地一些城市相继制定有关雾霾天气的应急预案,有的地方还启动了区域联防协作机制。目前,《成都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试行)》(征求意见稿)也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拟规定的强制性措施包括:机动车尾号单双号限行、对90余家重点企业临时减产限排、禁止露天烧烤等。

  预案一出,立即引发公众热议。网友“MrToyy”说,在目前的尾号限行政策下,早晚高峰公交系统运行压力已经非常大了,几乎每辆公交车都有超载现象,倘若实行单双号限行,恐怕公交系统负荷将至少再上涨50%,市民将普遍面临“公交难”。还有网友表示:“平时不整治排污企业、污染大户,雾霾发生后‘一限了之’,是治标不治本。”

  “对于社会各界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将认真研究,充分采纳,尽最大努力使预案科学实用。”孙勤怀说。

  陈琳说,目前成都已与清华、北大、南开等高校进行合作,开展对大气污染源的研究,初步结果预计将在今年底、明年初得出;明年3月前,成都还将建立一套关于重污染天气的预警预报系统,可以对未来72个小时会不会出现雾霾进行预测。

  刘守成表示,成都已拟定了深化大气污染治理、有效应对雾霾防治十项措施,从今年11月到明年4月,从严治理涉气企业、重点行业、燃煤、扬尘、露天焚烧、机动车排气等。(记者陈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