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放大的情怀与共鸣

19
05月

[ 李宗盛上海演唱会的成绩比2009年的纵贯线还要漂亮,“预订数字足以开到两场,而且一开票就全部卖光。”主办方以饥渴式营销的方式将人气延伸到南京场 ]

[ 乐评人王昕说,他到现在还是认为,就是一首《山丘》让李宗盛重新红了,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而且这种共鸣效应被无限地放大了。” ]

[ “李宗盛的歌跟大陆上世纪90年代的发展是结合在一起的,他那一代台湾文艺青年走出校园后,面临了很多机遇和诱惑,那种心情和生命轨迹,跟我们是完全同步的,所以他能打动很多人。” ]

提前一个月,李宗盛“既然青春留不住”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南京站门票就已售罄。那些在上海站没有买到票的歌迷,早早抢到南京站的门票,静候4月26日演唱会的开场。

这样疯狂的抢票已持续了半年。早在去年,李宗盛的第一场演唱会在台北小巨蛋开唱,就是一票难求的状况。11月16日的北京站,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门票三天内售罄,演唱会当晚,首都体育馆外围满了求票的歌迷,最贵的黄牛票被炒到8000元一张。今年3月15日的上海站,还未开票,预订量就已经超过演唱会票数的一倍。

“我们每年要做二三十场演唱会,其中也有火爆的。但像大哥这种,一场演唱会之后口碑那么好,大家都觉得没听够,一直在回味,还能延伸为一个话题的,几乎是第一次。”上海白玉兰演出公司负责人庄臻回忆,最初,他们因为与李宗盛的私交不错,又看好李宗盛所覆盖的歌迷群体具备足够的消费力,决定将“既然青春留不住”演唱会带到大陆。

李宗盛的演唱会,是一场由他数十年来写的音乐所串成的个人旅程,这样的旅程,庄臻确信“一定能吸引到最具消费力的群体,绝对有把握轻松卖完所有票”。出乎预料的是,市场对李宗盛的需求远超她的想象,以上海站为例,一万八千人的奔驰文化中心座无虚席,尚有许多歌迷的预订无法满足。这些信息都让主办方确信,今年年底,李宗盛再到上海办一场演唱会,票房依然会火爆。

非同凡响的吸引力

2013年9月28日,台北小巨蛋,穿着粉色衬衫、头发胡子花白的李宗盛抱着吉他登场。范玮琪、品冠、张艾嘉等明星散坐于观众席中,没有票的五月天乐队只有挂着工作证站在舞台边看完整场演唱会。30多首歌,现场的调侃与玩笑,让李宗盛彻底敞开了心扉,聊生活,聊青春,聊自己的失意与快乐。前妻朱卫茵默默听完那场演唱会,认为李宗盛“见证了自己的历史”,“他唱了代表他不同阶段的歌。他很坦诚,唱完了还要赞美林忆莲,这非常李宗盛”。

一个56岁的老男人,在一场面向上万歌迷的演唱会上坦诚地面对自我,脱掉意味着成功与地位的“教父”外衣,回归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份,真诚地跟你叙旧、玩笑,间或带着对两次失败婚姻的自嘲。经典好歌自不必说,光是这坦荡荡直面人生的姿态,就足以成为演出市场独一无二的标签。

庄臻与李宗盛相识多年。2009年,由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和张震岳组成的“纵贯线”组合在演出市场风靡一时,正是由白玉兰演出公司承办上海站的巡演。当年“纵贯线”的成功,是华语乐坛最具轰动效应的音乐事件,四位重量级歌手完成了“一张专辑、一次巡回、一年解散”的计划,也在2009年这一年创下1亿元人民币的演唱会收入。

时隔多年,李宗盛单枪匹马重出江湖,自然备受瞩目。庄臻说,李宗盛最初并没有计划来大陆,“因为台北那场实在太火,决定在北京试水,只做一场,看看效果怎么样。结果也是一票难求。那之后,才策划了一系列巡回演唱会。”白玉兰演出公司负责主办李宗盛上海、南京两站巡演,已经感受到这次演出非同凡响的吸引力,“过去我们做演唱会,会有一些领导、公关客户来问赠票,但这一次,所有人都是打电话来问,怎么才能买到票。但我们只能抱歉地回答,买也不行,真的没票。”

“每做一场演出,我们都会提前做很充分的市场调研和成本预算。”庄臻说,去年7月,李宗盛低调发行了十年来的唯一一首录音室单曲《山丘》,单曲发行当日就被网友下载两万多次。这首由岁月沉淀下来的歌,以平实之音撞击人心,在豆瓣上获得9.4的高分,也成为李宗盛演唱会最重要的预热。让主办方没想到的是,李宗盛上海演唱会的成绩比当年的纵贯线还要漂亮,“预订数字足以开到两场,而且一开票就全部卖光。”尽管如此,主办方也没有顺势在上海多加一场,而是以饥渴式营销的方式将人气延伸到南京场。这样的安排,也与李宗盛需要保留体力继续制作自己的新专辑有关,他自己说:“太久没唱了,要保留好精力,好好完成演出,献出最满意的表现。”目前,李宗盛已确定在美国、加拿大开唱,整个巡演将持续至明年年初。

把握住一种情怀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这一句《山丘》里的歌词,或许是最撼动人心的――当肉体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老枯竭,灵魂却依然年轻,这种不甘心的恐惧感,驻扎在每一个中年男女内心。

乐评人王昕认为,李宗盛的观众群体覆盖面很广,“从60后到80后都有。大陆中青年一批的乐迷可以说全部被他吸引住了。我到现在还是认为,就是一首《山丘》让李宗盛重新红了,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而且这种共鸣效应被无限地放大了。”

“李宗盛的音乐风格是跟滚石唱片一脉相承的。罗大佑、陈升、张艾嘉,都是从人生和人性的角度去写音乐,而不是单纯的风花雪月。”人到中年的王昕认为,他这一代大陆听众,与李宗盛那个年纪的台湾人有着相似的人生经历,“大陆上世纪90年代的发展其实跟台湾六七十年代的轨迹很相似,我们都经历了市场经济,也经历过转变、禁锢和迷茫。李宗盛的歌跟大陆90年代的发展是结合在一起的,他那一代台湾文艺青年走出校园后,面临了很多机遇和诱惑,那种心情和生命轨迹,跟我们是完全同步的,所以他能打动很多人。”

王昕认为,无论是李宗盛早期写的都市爱情、女人内心的隐秘,还是如今坦诚地写自己的内心世界,都印证着一位音乐人在20年里的心态变化与自省。“我们中的很多人,在这20年里,或多或少都取得了一些成就,有成功也有挫折,所有的感受,在李宗盛的歌里都能寻找到共鸣。”王昕最有感触的是李宗盛那首《给自己的歌》,“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跟往事瞎扯/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这种真切又残酷的歌词,“很能打动中年人”。

在李宗盛演唱会之前三天,滚石乐队的上海演唱会同样场面火热,年过70岁的主唱贾格尔穿着紧身裤在舞台上奔跑嘶吼的劲头丝毫不亚于年轻摇滚乐手。王昕看过两场演出,最大的感触是,滚石和李宗盛都制造出了属于他们各自的话题效应。

“滚石的演唱会让你感受到生命的活力,摇滚乐最原始、纯粹的张力,贾格尔基本就是把摇滚乐最根本的东西呈现在你面前,给你非凡的感觉,告诉你去直面自己,直面社会。但李宗盛的歌是从回忆里带出一些东西,从回忆里去看透、看淡一些东西。”王昕认为,这两场具备话题性的演唱会呈现出的是完全不同的状态,“一个是积极的,一个是沉稳的。贾格尔71岁,但显得很年轻,心境可能还不到50岁;李宗盛56岁,但心境已经是70岁的状态。”

在流行音乐变为快餐的年代,以李宗盛、滚石这样的年纪,现场演出的效果肯定比不上当红的年轻明星那么花哨和讨巧,却依然能制造演出市场的票房奇迹。在王昕看来,老男人的商业成功不仅来自于其音乐本身,也来自于这个时代所需要的某种情怀,“滚石与李宗盛是完全不一样的音乐类型和境界,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有很强大的精神核心,都能把握住一种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