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呼吁采取切实措施确保全球经济复苏

19
05月

会议结束时发布的联合公报表示,当前各成员国在缓解全球经济失衡方面的努力还不够,经济下行风险依然巨大。各成员国都应履行推动可持续增长的承诺,必要时将采取一切手段提振全球经济。

11月5日,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闭幕。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中,G20成员国和西班牙等5个特邀国家的代表就如何遏制住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已然出现的同步下滑态势,进行了重点讨论。会议结束时发布的联合公报表示,当前各成员国在缓解全球经济失衡方面的努力还不够,经济下行风险依然巨大。各成员国都应履行推动可持续增长的承诺,必要时将采取一切手段提振全球经济。公报称,未来数月的主要工作是重建民众对于经济的信心、降低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和风险、加快经济增长节奏、恢复和重新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为未来经济更加强劲、可持续和平衡发展奠定基础。

6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研究员黄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墨西哥担任G20轮值主席国的最后一次部长级会议,此次会议的召开正值世界经济的多事之秋,因此,如何应对世界经济面临的“三大风险”即美国“财政悬崖”、欧债危机和新兴市场经济减速,势必成为各方最关心的话题。但从实践层面分析,达成“采取切实措施确保全球经济复苏”的共识未免过于“口号化”,特别是在包括美国财长盖特纳、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法国财长莫斯可维奇和巴西财长曼特加等多位重要级官员集体缺席的情况下,会议效力已被大打折扣。

本次会议上,欧美财政问题被公认为是制约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担忧。其中,美国“财政悬崖”问题在各成员国财长看来,削减赤字已经刻不容缓。据了解,明年1月1日,将有多项减税和刺激政策到期,而美国国会超级委员会达成的“自动支出削减机制”又将生效,由此带来的收入增加和支出减少,将使美国财政赤字出现断崖式下降。如果美国国会无法按时达成协议,致使“财政悬崖”降临,初步估算,美国2013年新增税收将达到4000亿美元左右,政府支出减少约1000亿美元。换句话说,增收减支将使美国财政赤字减少约5000亿美元,约占GDP的4%。如果这一硬性减赤情况真的发生,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将产生重大影响。

考虑到“财政悬崖”的严重后果,与会官员纷纷敦促美国政府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压缩开支削减财政赤字,许多官员甚至认为它已经成为短期内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墨西哥财政和公共信贷部长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说:“美国‘财政悬崖’问题令人担忧,是成为影响国际金融财政稳定的又一因素,也是G20急需解决的问题。”加拿大财政部长费海提在会议期间表示,从对全球经济前景的短期风险来看,美国“财政悬崖”超过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而韩国财政部长朴宰完则认为,“财政悬崖”的不确定性将会影响明年一季度全球经济的增长。对此,美方官员承诺,将找出应对举措来使不在牺牲明年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将该国的预算置于一个更为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当中。不过他们也表示,鉴于世界经济整体减速的现状,不易过度“瘦身”,必须确保财政的整合以有效支持经济复苏。

作为另一大风险“策源地”,欧债危机也是本次会议的中心话题。据悉,西班牙作为G20非成员国,首次受邀出席本次会议,已足见G20对西班牙、乃至整个欧元区危机的重视程度。联合公报写道:“毫无疑问,欧洲最终将为解决债务危机作出艰难的决定。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也应共同努力为他们创造一个适宜的环境,促使他们更易作出这些决定。”黄薇表示,持续的欧债问题不仅拖累了欧洲经济,也严重制约了全球经济的发展。近段时间以来,被西班牙、希腊等国的紧张局势绑架,欧债形势呈现了新一波险情,而最引人关注的当属西班牙。随着经济基本面的持续恶化,该国第三季度的失业率已经升至25%这一历史最高水平,其中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了一半。而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多个场合都表示,他将在最符合本国利益的时候正式寻求外援。然而据路透社报道,与会的西班牙经济部长金多斯在本次会议上概述了西班牙银行业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的情况,但并没有对为什么西班牙未寻求全面救助作出解释。在希腊问题上,虽然其与“三驾马车”的救助谈判还未结束,但世界银行行长金镛在会议期间透露,希腊和葡萄牙两国已向世行求援,不过还处在初级谈判阶段。

“总体而言,本次会议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特别是在美国财长盖特纳、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等重要人物缺席的情况下,很大程度上,已沦为一场‘空谈’,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具体方案出台。”黄薇告诉记者。事实上,从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G20所带来的新鲜感正在消退,讨论缺乏效力和约束力,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外交意义大于经济意义。记者注意到,在本次会议召开前,美国和德国的财政官员就打起了口水仗。德财长朔伊布勒称,美国与日本必须同欧洲一道承担责任,确保全球经济稳定。他说,不希望会议仅聚焦欧债危机,而忽略其他如美国“财政悬崖”、日本债务等同样急迫性的议题。而美财政部官员回应说,欧洲债务危机仍是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大阻力,因此它理所应当是与会代表最关心的重点。

黄薇提出,我们必须认识到,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具有系统重要性国家的经济表现或政策选择往往具有较大的外溢效应,因此,多变层面的经济政策协调日渐成为不可或缺的稳定全球经济的手段。这样看来,G20层面的一系列会议机制应该更好地有机结合在一起,包括峰会、财长与央行行长会、副手会以及各种工作层面的会晤等。与此同时,随着国际经济往来的加强,各国经济相互渗透力不断上升。全球性规则的设计和制定工作应当保障发展中国家代表的参与权与发言权,因此,提高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势在必行。“不论如何,在全球治理层面,目前能将效率和代表性结合得最好的对话平台依然是G20。我们期待G20能够在未来的全球经济治理中逐步成熟、逐步成长,并成为满足发达与发展中国家共同需求、为全球经济发展提供有效公共产品的重要来源。”黄薇说。

|||